銀河與兩人的對照  

前幾天,屏東的天氣非常的好,白天艷陽高照,晚上也是星空晴朗;頓時間整個校園變得有些熱鬧默默的,屏科好像變成了什麼觀星聖地。那天騎進牧場看到一群人,原本想說應該八九不離十應該是認識的人,結果一聽他們的對話,竟然是屏科多難找、屏科真的好大,這股熱潮還真的燒到校外去了。 

說到這個故事,以後老了也會講不膩吧,攝影社一代一代傳下來,屏科大的夥伴們一直都在發覺這個美麗校園的新風貌。

而我與銀河的故事,開始在2011年。

有聽過我在屏科大攝影社最後一次分享「何謂攝影」社課的人,都知道我把自己大學生涯的攝影歷程分為單眼宅宅期、緒思沉澱期、活動精進期和分享感動期;2011年的我,時任森林系學會會長,透過很多學會活動親自紀錄、宣傳,來磨練我的攝影技術。

學會班那一年,很忙、壓力很大(雖然我覺得上個禮拜的地獄週壓力超級大),還好有個女孩陪著我;除了談心,有時候也會分享很多為了找靈感而發現的影片,最誘人的就是那些帶著銀河的縮時攝影,從嘉明湖、合歡山到北海道,看著那些影片、燦爛的星空、廣大的宇宙,才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渺小。

那時候我們有了共同的夢想,就是看銀河;不過我總是想,那是很久以後有機會能開車上合歡山或是到東部之類的事了吧。

誰知道有一天,走在校園裡,看著天上星星很多,心血來潮的扛起腳架從宿舍走到操場去拍星空。原本我只想拍個星星畫個星座圖可是,連續拍了好幾張,相機裡出現了白色的帶狀物;是雲嗎?好像不是,快速的跑過拍到的照片,這白色的帶狀物跟星星的移動的速度是一樣的……。心頭震了一下,不是吧?拍到了?又拍了幾張,趕緊回到宿舍,把照片進數位暗房。

出現了……跟我想的一樣……

屏科大仁實齋與銀河  

就在我的宿舍旁,走路五分鐘的距離,我拍到了銀河,那種興奮的感覺好像讓我睡不著覺似的;不過當時修圖的技術不太好,修不出什麼東西。之後就默默的喜歡上了觀星,只是銀河真的打開了我對無垠星空的興趣。

這張照片之後的時間,也無緣再見到銀河,就算跟著系上去了很黑很暗的保力林場,也只是看到其他的星星而已。那個夏季結束後,沒有抽中宿舍,似乎也變懶了,沒事就不會想再進去學校;我最喜歡的事情,變成在我們家的走廊上往外對著大武山拍照,說真的我住的學舍真的很不錯,高樓層的視野很好。

2012年的夏天,攝影社的夥伴也開始有了銀河的作品,還記得那天那個又大又漂亮的飛碟雲,一直到隔天都還在;那個晚上的飛碟雲映銀河,真的漂亮,只是我沒有去拍。不過那個夏天我也沒缺席,我在我們家的走廊,一樣拍到了銀河,我大三的那一年,真的是個走廊攝影師,因為銀河的角度太高,連窗簷都入了鏡。

在家看銀河  

這年我換了相機,畫素變的更高,解像力也提升了,銀河帶著色彩,不在只是一條白色的帶狀物;當我把這張照片傳給當時在新加坡實習的女孩,連她也開始興奮,因為看見銀河從遙遠的夢想變的接近,她也一直期待著能夠在屏東親眼目睹銀河。

2013年,我們一直都在等待,等待太陽城的天空放晴;六月二號,我帶著女孩執行完畢業舞會的任務,看見天上的星星,繞到了牧場,拍下了這篇文章一開始的照片。右下角的人影是我們,讓相機曝光的同時,我們仰望星空,雖然對肉眼來說並不是那麼清晰,但是我們仍然看見了星空的廣闊、造物主的偉大。

畢業季的這幾天,女孩去了歐洲,自己一個人繼續追著銀河,想找尋更多屏科大的銀河記憶。

屏科大沙林生命教育館與銀河  

屏科大氣象站與銀河  

正如攝影社前前社長紙羊所說:「屏科大肯定是現在最多人拍攝銀河、星軌的學校。」一個美麗的景象,會挑起大家重視身邊這塊土地的心、挑起大家發現生活中各種美的心;銀河讓許多人走出了夜晚宅宅的生活,帶著相機去追逐美麗的事物,最重要的是認真過生活,去尋找、去經歷、去感覺、去感動。我不希望攝影是喀擦按下快門後「耶!我拍到了!收工閃人!」。一張攝影作品可以不用文字就感動世人,但有的時候背後好多好多的故事,還是需要我們做一個說故事的人。

BJ4(誤

屏科大行政大樓與銀河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江懿德 的頭像
江懿德

自然撼動的生命

江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紙羊
  • 第一張像是沙漠銀河
  • 黑阿,那天已經打草準備要捲了,所以就沒有綠地,也是這樣人影變的超明顯

    江懿德 於 2013/06/12 01:17 回覆